极点小说

首页 > 小说资讯 > 苏荷裴郁宋枝枝完结版小说阅读_小说推荐完本苏荷裴郁宋枝枝

苏荷裴郁宋枝枝完结版小说阅读_小说推荐完本苏荷裴郁宋枝枝

发表时间:2024-06-24 06:24:56

苏荷

韭菜不加馅儿/ 著 |短篇小说|连载中|mygsh

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韭菜不加馅儿”大大原创的以裴郁宋枝枝为主角的小说资讯小说,苏荷全文阅读。
小说介绍
很多朋友很喜欢《苏荷》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韭菜不加馅儿”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苏荷》内容概括:”断断续续的哭声,牵动着裴郁的心脏。他拽紧宋枝枝的手,眉眼处是掩藏不住的焦急。两人离开之际,我猛地拽住裴郁,几乎卑微道。“这个检查需要家属陪护...
小说试读
1. 听到这话时,我手里还攥着脑癌通知单。

裴郁瞧见我时,眼神一闪而过的慌乱。

“检查出什么了吗?”

我正准备开口。

宋枝枝却带着哭腔拉住他。

“裴郁哥,我发烧了,好难受,你带我去做检查好不好。”

“我只有你了。”

断断续续的哭声,牵动着裴郁的心脏。

他拽紧宋枝枝的手,眉眼处是掩藏不住的焦急。

两人离开之际,我猛地拽住裴郁,几乎卑微道。

“这个检查需要家属陪护。”

他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什么,又厌恶的出声。

“苏荷,你要针对宋枝枝也应该适可而止,她如今身体不好,只有我了。”

裴郁扯开我的手,带着宋枝枝转身离开。

医生朋友见状,故意撞了两人一下,愤愤不平道。

“当年不知道被旁边这女人抛弃的跟狗一样,现在这女的当三被发现才回来找他,居然还上赶着去献殷勤。”

“要我说,荷荷,有些人就是天生贱命,西装革领也包不住那股恶臭味。”

齐欢的声音,足以让走廊的病人都听见。

顿时,许多病人都带着厌恶的眼神望向宋枝枝。

有几个因为丈夫出轨的太太,丝毫不客气的指责。

“要我说,这种人老天爷就应该一奔雷劈死,还发烧,我看怕是发骚发多了。”

“也就这男的放着好好的老婆不要,尽要惹一身晦气。”

宋枝枝难堪的脸色发白,眼泪掉的更凶。

“裴郁哥,我还是不检查了,毕竟我不能为了活下去,就甘心被人这么羞辱。”

裴郁一听,顿时心疼的抱紧宋枝枝。

“别这么说自己……” 转身朝我吼道“苏荷,你要是还想在我身边,就早点和齐欢把关系断了,否则,你永远别回来。”

2. 齐欢生气的朝他们呸了一声,转而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发。

“不回去就不回去,我马上就要转正了,还养不起荷荷吗?”

每每裴郁说这话时,齐欢都会安慰我,有她在。

她不知道,我其实是穿越女,当年,我的任务目标不是裴郁。

可看他被抛弃时的样子,一时心软,便不顾一切的想要救他。

我虽承受系统的惩罚,可只要裴郁在我身边,我的任务也算不上失败,就不会死。

后来,裴郁最绝望那年,我为了安慰他,告诉了这个秘密。

没想到如今成了他要挟我的资本。

不过,不重要了。

因为,我马上真的要死了。

齐欢带着我做了医院最好的检查,看着检查单上恶性的两个字,红着眼眶的藏起来安慰我。

“害,早期呢,治疗好的概率特别大。”

她很不会撒谎,送我回家开车时的手都在不断的抖。

其实,我想告诉她,我不在乎生死。

要说唯一在乎的,便是给她一个好的结局。

齐欢的哥哥因为寻衅滋事,要赔30万,否则就会坐牢。

齐欢爸妈重男轻女,一听儿子要坐牢,为了30万,不顾齐欢反对,把齐欢嫁给大腹便便的男人。

只要齐欢不回家,男人便会带着一大帮人来医院里闹。

医院无奈之下,只能放弃齐欢,那个从小梦想着成为第一外科女医生的齐欢,最终不幸的成为妻子,生孩子时,难产而亡。

我得在离开之前,帮她准备好这三十万。

3. 照顾裴郁这些年,算下来也有三十万。

我一连在他家等了几天,都没看见人。

而宋枝枝的朋友圈里,全是他的身影。

他们待在我最喜欢的英国。

这是我和裴郁刚结婚那会儿,最想去的地方。

记得那时我们还很穷,只能挤在一个破败的出租房里,买个小蛋糕庆祝。

有一回,裴郁撞见我偷偷看别人度蜜月的甜蜜合影。

心疼的从后面抱住我,声音微颤。

“对不起。”

那是我第一次见裴郁这么卑微。

我转身,勾着他的脖子,笑着问。

“阿郁,以后我们有钱了,去度蜜月,去英国好不好” “为什么呢?”

“因为那里有最好的腿部治疗师,我们阿郁,就能站起来了。”

那夜裴郁的泪水太过滚烫,以至于我现在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可惜了,裴郁如今的腿真的好起来时,陪在他身边的却另有其人。

我脑癌的症状越来越明显,再也无法为曾经的回忆伤感。

甚至连白天黑夜有时都要想很久。

好端端站着,下一秒便会晕倒在地。

我开始有些害怕,蜷缩在角落里,待到崩溃时,意识不清醒的打给了裴郁。

“阿郁,我好想你。”

刚说完,便又昏睡了过去。

等醒来时,裴郁正站在我面前,端着一碗姜水。

我怕自己又忘记一直念叨的事,刚睁眼,便迫不及待道。

“裴郁,我要三十万。”

他身形一僵,却强忍着没有发火,只说。

“把姜水喝了,在客厅躺了一晚上,别感冒了。”

温柔的语气,像是还爱着我一样。

只是递过姜水时,身上还夹杂着宋枝枝最喜欢的香水味。

很难闻。

我没忍住朝身旁干呕一声。

裴郁气急了,打碎瓷碗,暴劣的掐住我的下巴。

“苏荷,除了钱,我就让你这么恶心吗?”

他一副被伤透的模样,可我没力气再去安慰他。

费劲心思,也只能艰难开口。

“三十万。”

裴郁一把将我推在床上,愤懑的咬住我的静波,话语间竟夹杂着难以掩盖的委屈。

“苏荷,你真该死。”

4. 裴郁走时,我到底没能要来那三十万。

我在医院躺着的第十五天,齐欢的爸妈突然闯进病房,一把打翻我挂着的输液器,指着我喋喋不休道。

“我就说齐欢那个白眼狼怎么给家里的钱越来越少了,原来是养你去了。”

“你给老娘起来,把齐欢花在你身上的钱拿出来。”

输液瓶打落,我手臂上的针顿时回血,疼得厉害。

重心不稳的摔倒在地。

齐欢脸上还挂着泪珠,一把抱住我。

承受着爸妈的殴打。

“这件事情和苏荷没关系,你们欺负她干嘛?”

“没关系,这输液,这住院不要钱啊,齐欢我告诉你,你哥哥才是你的家人,你要是拿不出钱来救他,你就趁早跟我滚回家嫁人去,不然,我有的是法子收拾你。”

几人临走时,还不忘拿走掉齐欢身上最后的几百块钱。

齐欢强忍着泪水,把我从地上扶起来。

一边道歉,一边流泪。

“荷荷,对不起,是我没本事。”

我住院花费的钱不少,齐欢怕我不治疗,花了这些年攒下的钱。

还劳神劳力的为我找医生,自己有时都吃不好饭。

这个傻姑娘,居然还因为照顾不好我而落泪。

我越发后悔当时没能向裴郁服软,开始不断的跟他打电话,发消息。

可裴郁一直都没回我。

直到,齐欢给我找来更高级别的一生那天,我躺在病床上,齐欢紧握住我的手。

不停的说。

“荷荷,这个医生很厉害,等我们做完手术,你就能好好的睡一觉了。”

我失眠奖金半个月,最好的时候,也只能睡满两个小时,其他时间,只能盯着黑漆漆的夜空,看太阳如何生气,听病房里的人聊着又做了什么稀奇古怪的梦。

没有人,比我更想好好睡上一觉。

我正闭上眼,准备进手术室。

手机不时响起。

是裴郁发来的消息。

“你不是要三十万吗?

来护院,我给你。”

我透过窗外,看着医生们已经换好手术服,一切准备就绪,恳求的问他。

“能换个时间吗?

我生病了,很不舒服。”

那边回的很快。

“行啊,就看你觉得是齐欢被迫嫁人你不舒服些,还是现在不舒服。”

想着齐欢越来越忧虑的眼神,我强撑着身子,趁人不注意时,跑出了医院。

5. 护院是裴郁给宋枝枝的,以前,宋枝枝还是小有名气的明星,后来因为当小三被爆的消息。

被千夫所指。

裴郁为了帮宋枝枝挽回好的名声,专门给宋枝枝建造了一个公益项目。

虽说护院是照顾老人的爱心活动,可宋枝枝只需要在护院里摆拍几张照片,其余真正的脏活累活。

裴郁私下都找人为她解决。

这还是我第一次来这儿,护院的装修,比寻常的建筑,好的多。

还来不及细看,突然冒出来的老人扯着我的衣袖,骂骂咧咧道。

“你个新来的护工,居然敢迟到,是不想干了吗?”

那是个大约五十多岁的老女人,一边骂着脏话,一边把乘好排泄物的盆子丢在我面前,脏东西差点溅到我身上。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拧眉看她。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这里的护工。”

女人眉头一皱,声音又尖又细。

“宋枝枝都跟我说了,你欠了她很多钱,只要是活都找你干就好,怎么,嫌弃啊?

小心我曝光你。”

我没耐心和她扯皮,转身要离开,老女人急得一把扯住我头发。

疼痛感刺的我冷汗淋漓,推搡下,老女人一个不稳,直直的摔倒在排泄物盆上。

臭味顿时从空中蔓延。

宋枝枝和裴郁突然出现在门房外 老女人一见着她们,便哭丧着在地上撒泼。

“宋枝枝,我要曝光你,居然对护院的老人这样不尊敬,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

说着说着,老女人拿出手机开始直播,喋喋不休的诉说。

宋枝枝急得脸都发白,无助的摇晃裴郁。

“怎么办啊,裴郁哥,我只是想着让苏荷姐来帮帮忙,便把那三十万给她,没想到她居然这样做” “与其被网友骂,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宋枝枝急得就要去跳楼,裴郁紧紧的拉住她。

转而看了我一眼,便望着闹事的老女人开口。

“你想要怎样。”

老女人得意洋洋的举着手机。

“这样吧,先赔我十万块,再亲自用手替我整理身上这些脏东西,我便不计较了。”

裴郁听完,沉默的看向我,有些犹豫。

“你…” “不可能的裴郁。”

“我不可能这么做。”

我不在乎他的背叛,不在乎生死。

可也不会任由他这么折磨我的自尊。

他知道的,这些事,我向来不会低头。

就在裴郁犹豫期间,宋枝枝已经走进老女人,眼含泪水的深深看着裴郁。

“裴郁哥,都是我不好,想着苏荷姐和你正在吵架,本来想缓和一下你们的关系,没想过闹成现在这副样子。”

“是我的错,我愿意承担,可今天过后,枝枝便再也没有脸陪在你身边了。”

当着将近五万人的面,宋枝枝若是真的做了,那些黑粉足够用这事嘲讽她一辈子。

按她的性格,铁定是要寻死觅活。

我想,裴郁肯定不忍心。

果然,宋枝枝刚准备伸手。

裴郁拉宋枝枝回自己身边,冷冽的望着我。

“不是枝枝做的事,便不需要负责。”

“苏荷,枝枝从小金尊玉贵的,受不了这些委屈,你以前做这种事的时候,不也不在乎吗?。”

“三十万,买你这一次低头,足够了。”

裴郁这么一说,我才猛然想到之前。

裴郁的那双腿,需要很多很多钱治疗。

当时有个工作便是照顾一个富豪瘫痪的老父亲。

因为脾气很怪,加上生理难以自理。

许多人都被劝退。

我为了挣那笔丰厚的工资,甘愿忍受。

裴郁有一回来接我回家时,我正帮富豪的父亲上小厕,他把握不好。

竟然许多都滴在我身上。

我很想哭,却怕裴郁担心的放弃治疗。

只能装作满不在乎的说。

“反正有钱就行,这些我都不在乎。”

我假意的宽慰,成了如今裴郁庇护宋枝枝最好的理由。

6. 不知道,我和裴郁对峙了多久。

等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时,我才回过神。

Copyright © 2024 冀ICP备2023031348号-1 All rights reserved. 极点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