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武侠修真> 巫颂
巫颂 血红
总点击 5 更新时间 2024-03-21 20:32:07

最具潜力佳作《巫颂》,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杨佟杨头,也是实力作者“血红”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一只大概两尺长的白貔貅脖子上套了一根紫色的老山藤,山藤的另外一头牢牢的拴在了地上一个石碇上。这还处于幼生期的貔貅身体如狮,后腿粗壮有力,两条前臂奇长,利爪上白光闪动,身上更是布满了细小的鳞片,甲缝中有细细的绒毛探了出来。一张嘴,一口细密的尖锐白牙;金色的眼皮稍微一翻,就有通红的血光冒了出来,确实是一...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巫颂精彩章节

太阳坚韧的悬挂在西边山头上,迟迟不肯落下,猩红的阳光洒遍大地,同样也铺满了木楼的地板。
高四米,长宽都在十米开外的房间以青石板打底,房间正中挖了一个土坑,里面有一堆篝火燃烧,三块石头撑起了一个陶土锅,里面炖着喷香的一大锅鲜肉。
房间东南角上大概有三张床大小的面积铺上了地板,上面垫着丰美的兽皮,是一个很温暖很舒适的休憩场所。
按照这里的历法已经是三岁多的夏侯就蜷缩在最角落的皮褥子上,盘着两条腿,脑袋一耷一沓的彷佛在瞌睡。
但是他体内,一股很是不弱的土性元力正在缓慢的游走,按照玄武真解的修炼方法穿梭于各条经脉之中。
一丝丝土气从屁股下传进了身体,厚重温良,滋养着他的肉体,锻炼着他的元神。
一只大概两尺长的白貔貅脖子上套了一根紫色的老山藤,山藤的另外一头牢牢的拴在了地上一个石碇上。
这还处于幼生期的貔貅身体如狮,后腿粗壮有力,两条前臂奇长,利爪上白光闪动,身上更是布满了细小的鳞片,甲缝中有细细的绒毛探了出来。
一张嘴,一口细密的尖锐白牙;金色的眼皮稍微一翻,就有通红的血光冒了出来,确实是一等一的猛兽。
它同样盘腿坐在夏侯的身边,脑袋直往夏侯的大腿上晃,一副也要瞌睡的模样。
猛不丁的,那貔貅一个没坐稳,一脑袋砸在了夏侯的大腿上,夏侯眼睛猛的睁开,狠狠的一巴掌就把它拍飞了丈许远。
那小貔貅可怜巴巴的朝着夏侯低声嘶叫了几声,小心翼翼的,满脸巴结的凑了上来,一条粉红色的长舌头在夏侯的手上舔了舔,干脆就爬到了他腿上。
夏侯叹息了一声,拍拍小貔貅的脑袋,解开山藤的那一头拴在了自己手上,拉着自己取名为‘白’的貔貅走出了房门。
那貔貅在房内闷了一整天,猛不丁的见了天风,顿时上下一阵乱跳。
奈何那山藤被夏侯抓了个结实,它的力气却没有如今的夏侯强,只能无奈的绕着夏侯的腿趔趄的爬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朝着屋子一角兽圈内的两头驮兽龇牙咧嘴的发狠。
摸了摸坐在地上几乎和自己一样高的白,夏侯抬头看着西边山头上的太阳,大声的叫嚷起来:“阿姆,阿爸什么时候回来。”
夏侯这世的母亲,一个没有自己名字的普通女子从屋子一侧的树林内笑应了几声,扛着一捆起码两百斤的木柴大步走了出来。
看着夏侯牵着那貔貅站在门口,她连忙赶了几步,笑道:“饿了?
你先吃几块肉垫肚子,你阿爸回来了,有新鲜的果子再给你收拾。”
夏侯点点头,紧了紧腰上扎着的那块麻布说道:“我去村口等他。”
说完,也不等母亲回话,就拉着白走出了院子。
他阿姆随手把那柴捆丢出了三米多远,垒在了院子一角的柴火堆上,拍了拍身上麻木褂子上的草叶,叮嘱夏侯:“不要出村子,就在村口等,知道么?
外面林子里这几天来了一群牙狼,不要被叼走了。”
夏侯嗯了一声,自顾自的拉着白去了。
这是个规模并不大的村子,两百多座木屋居住了篪虎氏一千两百多名族人,在方圆五百里的山林内,是规模最大的氏族之一。
篪虎氏这一支族人中,精壮能战的男子就有六百人,在这个世界这片山林中,是足以主宰一切的强大力量,因而夏侯自出生后的日子,过得很快活。
充足的食物供应,尤其有大量的肉食、鲜果提供营养,泛滥的猛兽怪兽也无法对村子造成太大威胁,夏侯尽可以安心的修炼上辈子的玄武真解。
自幼开始修炼玄武真解的好处很快就体现了出来,最起码就是夏侯表现得比同龄的孩子力量大了十倍,虽然夏侯同龄的孩子,放在前世的地球已经是怪物一样的生物了。
两尺多高的孩子,可以抱起一尺方圆的石头乱撞,放在前世,只能是进科学院被切片研究的下场。
可是在这里,就算夏侯三个月前一不小心一脚踢动了一个石轱辘,那些大人也不过表示出欣喜,却不觉得奇怪。
除了强健的身体,夏侯的元神和内气也得到了很好的锻炼,最现实的作用就是在他调匀了气息后,根据上辈子的经验,判断出了自己所在的世界,一天的时间还是二十四小时左右,大概稍微长了一点,但是差别不大。
而一年也大概是三百六十五天,这都是没有差距的。
太阳东升西落,大量在地球上曾经记载过的动植物,这些都让夏侯很有一段时间欣喜的自我欺骗自己还在地球的某个角落,不过是因为地方太偏僻与世隔绝,所以才残留了很多希奇的物种。
但是在他第一次看到夜空后,他就彻底绝望了。
天空中,他可以分辨出北斗七星、北极星,各大星座,方位和地球上所见的分毫不差。
可是,月亮在哪里?
天空没有那一轮明月!
而应该是火星和木星的两颗行星之间,分明还存在着一颗璀璨的大星,这又是地球上所没有的。
所以,一头雾水的夏侯刚开始只能告诉自己,这是一个该死的,还处于原始社会的,依靠狩猎以及有限的圈养、种植来获取生活必需品的糟糕世界,而且很幸运的拥有了和地球近乎百分之九十九相似的自然环境。
而让夏侯彻底迷糊,最终认命的放弃了对这个世界的盘究的物品,是他自己的父亲篪虎貅狩猎时所用的那柄大砍刀。
夏侯能够搬动那柄大刀后的第一个举动,就是用他所能办到的各种手段测试那柄大刀的质地。
最后他选择了一口气喝干了一坛子劣质烈酒放翻了自己,丝毫不顾那种烈酒对那时候两岁多的自己未成熟的大脑所能造成的破坏。
因为夏侯差点神经分裂的发现,那柄大刀所用的材料,竟然是上好的钢铁,而且似乎还混合了一点其他的金属,这种黑色合金不仅沉重,而且硬度极佳,韧度极强。
如果非要用一种材料来形容,那么他上辈子在中国的一个秘密武器研究所定制的那柄格斗刀的材质,倒是比那柄大刀所用的钢铁强了一筹,嗯,也就是不太多的一筹而已。
夏侯只能麻醉自己,再也不理会自己身处一个什么样的变态世界。
他甚至嘲笑自己,也许哪天三清道尊或者什么神仙妖魔的突然出现,那么也千万不要吃惊。
因为他的父亲,篪虎貅就曾经和族人配合,成功的杀死了一条迅猛龙。
经过给夏侯‘洗礼’的那老巫师的一番精心制作,如今那迅猛龙的骷髅正挂在夏侯家的大门口做装饰物。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极其变态的世界,一切都无法用常理来形容。
高高的昂着头,一点都不理会那几个拖着鼻涕、扛着粗大的木棍相互打斗的同龄孩子,夏侯身边的白一通龇牙咧嘴的吓唬,让那几个鼻青脸肿打得火热的孩子惊慌的让开了道路,夏侯大摇大摆的走向了村口的小土坡。
开玩笑,上辈子夏侯已经是三十多的人了,如果不是为了小花的工作,孩子也许都有了好几个的夏侯,怎么可能和这些孩子有共同语言?
虽然这些孩子之间的‘战斗’实在是太惊人了一点,那成人拳头粗的木棍,往往就直接砸断在了小脑袋瓜子上啊。
“那老巫师‘洗礼’的药水还真有效,就没听说附近的部落有孩子生下来后因为病症而夭折的,一个个的力气比水牛还足。”
夏侯看着那些同龄人又欢呼着相互‘殴打’,不由得恶意的想到:“阿爸他们似乎都单纯过头了,是不是小时候被砸坏了脑袋?”
静静的坐在土坡上等候,白在身边乱跳乱扑,龇牙咧嘴的朝着几头温顺的长得彷佛猪的牲畜凌空虚扑。
夏侯总是在白快要抓到那些‘猪’的最后关头,猛的一拉山藤,把白给凌空又给拉了回来。
那几头肥胖的‘猪’眨巴了一下小眼睛,居然就趴在了地上,看着白一次次坚忍不拔的扑向自己,然后一次次又被夏侯拉了回去,彷佛看戏剧一样。
“真是一个好地方,给自己孩子的宠物,都是这样‘温柔’的生物!”
夏侯由衷的赞叹着。
当他两岁多的时候,他的父亲貅把还是只有巴掌大还没有睁开眼睛的白送给他好玩的时候,夏侯并不知道貔貅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生物。
但是那天晚上夏侯立刻就领略了成年貔貅的恐怖。
追着自己失踪孩子的气味冲杀过来的两头白貔貅,行动如风,刀枪不入,神力惊人,篪虎族的男丁倾巢出动,忙碌了一个晚上,用尽了各种手段,最后还是老巫师暗地里洒了一把草药粉一举麻翻了在场的所有活物,这才把那两头貔貅给收拾了下来。
就算这样,也有三十几个力能扛千斤的族人在床上哼哼了半个月才爬起来。
要知道,这些族人可是单人杀死一头剑齿虎,那都不会受一点伤害的。
而据那老巫师说,那两头白貔貅仅仅是成年,年岁还不够大,并没有拥有貔貅的某些独特的能力,否则的话篪虎族只能乖乖的交出小貔貅,然后立刻迁徙千里之外才行。
看着身边那扑击了几十次,终于委屈得眼泪一滴滴落下的白,夏侯心头一软,一把抱起它安抚起来:“白,乖,听话。
等阿爸回来,有血肉给你吃。
你忘记了么?
上次你把巫养的那头角牛屁股上抓了十几斤肉下来,巫气得差点没把你毛都给你拔光了么?”
“自己族人养的东西是不能碰的。
以后只要是村子里的肉,除非是我喂你的,否则不许吃,知道么?”
白的眼珠子眨巴了几下,火眼一通乱转,眼泪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居然发出了类似人的奸笑声。
夏侯一阵头皮发麻,立刻掐住了脖子:“我告诉你,村子附近那些小部落蓄养的牲畜,也不许你碰。
他们够可怜的了!”
白伸了个懒腰,一副你能耐我何的样子,又奸笑了几声,趴在了夏侯的大腿上,眼巴巴的望向了远处山岭的出口。
过了好一阵子,眼看着太阳就要落下西山了,那边山岭里发出了连串的震天的长啸,数百条人影风一样的跑了过来。
那些大汉仅仅在下体上裹了一条兽皮,手上抓着钢刀长矛重弓等等武器,肩膀上或挑或扛,满是皮毛丰美的野兽,显然又是一次大丰收。
夏侯的父亲貅左边肩膀上扛着一头巨大的箭齿兽,右肩扛着那柄大砍刀,砍刀上还挑着一头比夏侯以前所见过的野猪更要大两圈的巨猪,一路发出的‘嗷呜、嗷呜’的叫声,一边大步的朝着村子跑了过来。
他一步就轻松跨出五米开外,速度绝对比夏侯上辈子的所谓世界飞人快了一倍以上,就这么满脸笑容的跑了过来。
两头上千斤的猎物被貅随手丢在了地上,大手一抓,熟练的抓着夏侯的脖子就拎了起来,把他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坚挺彷佛钢针的胡须在夏侯的脸上一通乱扎,貅眯着眼睛笑问他:“今天干了些什么?
没和二、三、四、五他们玩?”
夏侯翻了个白眼,一脸的无奈。
果然是一群粗人。
篪虎氏,哦,不,是现在几乎所有的部族,在自己的孩子满十二岁亲手猎到一头猛兽前,是没有名字的。
按照他们在那一年人中出生的先后顺序,就是一二三四五的乱叫。
夏侯很幸运,在新年刚过的时候出生,却是那一年最大的孩子,所以称呼就是貅家的阿一。
其他的比如熊家的阿二啊、蟒家的阿三啊等等,无不如此。
只有当满了十二岁,单独去山林里亲自猎杀一头猛兽后,才会根据那头猛兽来命名你。
夏侯的父亲篪虎貅就是运气极好,碰到了一头还没有成年的五尺貔貅,一番苦斗后杀死了那头也可以归于猛兽级别的大家伙,获得了‘貅’的美名,代价就是身上留下了十几道深深的伤疤,到现在斗清晰可见,彷佛刀剜的一般。
一脚踢在貅的肚子上,夏侯跳了下来,一手拉着白,另外一手拖着那头巨猪的一条后腿,拉着那巨猪就往村子里面走。
白已经很麻利的爬上了那头巨猪的肚子,锋利的爪子撕开了那头巨猪的一条前腿,大一口小一口的啃着那还带着热气的血食,乐得吱呀乱叫。
貅裂开嘴哈哈大小,一手提起箭齿兽,一手提起砍刀,用刀尖指着夏侯吹嘘道:“看,我家的阿一,力气比我小时可大太多了。
不止是我,你们都没一个比得上他。
等他长大了,肯定也是一条好汉。”
数百名出去狩猎的大汉同时裂开嘴笑起来,憨厚的连连点头。
部族中的汉子,谁不喜欢有力气的孩子?
三岁多一点就能拖着一条数百斤的巨猪在地上乱跑的孩子,不要说方圆五百里的山林,就算更远的更大的部族里,都没有这样的好汉。
一个大汉挺了一下腰肢,把自己的猎物一头黑纹大虎换了个肩膀,吧嗒着嘴巴叫嚷起来:“貅,这可不行,好汉子可不能只出在你家。
今年多存一点过冬的口粮,回去好好的加把劲,让我家的婆娘再生两个。
嘿嘿!”
一众汉子又大笑起来,迈开大步朝着村里走去。
突然间,一个看起来有点脑筋的壮汉朝着貅身边靠了过去,大声叫嚷道:“貅,也许你家的阿一,这么好的天分,以后可以跟着巫学东西哩。
我们篪虎族的这一支族人,说不得也要出一个厉害的战士了。”
貅乐得哈哈大笑:“没得说的,我家的阿一就是好。
你们现在的那些孩子都比不过他,想要有个孩子比得上我家阿一的,你们还得要在婆娘身上多下点功夫,多生几个出来。”
汉子们同时哄笑。
貅吧嗒了一下嘴巴,乐滋滋的说道:“等两年。
等阿一岁数再大一点懂事点了,就让他跟着巫过几个月,看看能不能学点东西。”
一群汉子都很开心的眯起了眼睛:“是啊,要是我们这支族人里面能出一个厉害的战士,以后篪虎部落召开大会的时候,可就露脸了。
啧啧,说不定能长老们挑中加入军队,就有好酒喝了。”
夏侯耳朵抖动了几下,猛然间回过头来,同样眯着眼睛问道:“阿爸,跟着巫学什么东西?”
貅眨巴了一下眼睛,用刀柄狠狠的在头顶上摩擦了几下,含糊的说道:“啊,学,学什么?
嗯,这个,我明天找巫问问啊。”
似乎觉得夏侯问了一个自己无法回答的问题让作为阿爸的很是没有面子,貅一脚踢在了夏侯的屁股上喝道:“问这么多干什么?
你才几岁,怎么从能开始说话就问这个问那个的?
所有的崽子里面,就你最麻烦。
再问这些奇怪的事情,我揍你屁股。”
夏侯被踢飞了两三米远,狼狈的摔进了一团‘猪’的大粪里面。
夏侯气得龇牙咧嘴,被他手腕上的山藤猛的一拉脖子,同样腾云驾雾般飞过来,同样摔进了‘猪’大粪里面的白更是跳起来,‘吱吱嘎嘎’的跳着脚骂咧着。
夏侯气极败坏的爬起来,寻思道:“这要是在上辈子的美国,就你这一脚,警察局、报社都得上门来告你虐待儿童。
诶哟,我的屁股,别我玄武真解第一转都还没有练成,这屁股就已经到了第九转的防御了。”
看着对自己张牙舞爪的白,貅用刀柄狠狠的一刀柄砸在了白的脑袋上。
钢柄和白脑门上的鳞片撞击,点点火星乱闪。
白眼珠子几个转悠,仰天就倒。
貅随意的踢了踢白的屁股,大声叫嚷道:“爬起来,跟阿一回去吃饭。
你这家伙再对我瞪眼,就扒了你皮,正好给阿一做件褂子穿。”
白一声尖叫,立刻跳了起来,团身跳上了夏侯的肩膀,却是不敢再对貅多看一眼。
貅摇摇头,随手拎起地上的巨猪,迈着四方步朝着自己的木屋走去。
一边走,夏侯依稀听到貅在那里抱怨:“一张貔貅皮顶一千张白虎皮或者一百张剑齿虎的皮。
嗯,等白长大了,要不要真的扒了它?
阿一成亲,可要找个好婆娘。
好婆娘,要用很多皮毛才能换来啊。”
一口浓痰重重的吐出去,那浓痰砸在路边的石头上,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
貅歪着脑袋嘀咕:“嗯,还得叫族人打听,看看方圆千里地里哪里有俊的女娃娃,先给阿一留意着。
可别学火狐那小子,找了个婆娘用了两张熊皮十头猪就换来了,又蠢又笨,除了生孩子,什么都不会。”
夏侯身上一阵恶寒,浑身鸡皮疙瘩都长满了,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白却是耳朵极尖,把貅的话听了个清楚,它眼泪吧嗒的看着夏侯,双臂紧紧的搂在了夏侯的脖子上,浑身都在哆嗦。
夏侯紧紧的抱住了白,轻声安慰道:“白,乖,听话。
你放心,就算我不成亲,错,就算我不找婆娘。”
心头一阵恶寒的感觉,夏侯结结巴巴的说道:“就算我这辈子都不找女人,我也绝对不会让他们扒你一根毛。”
白无比激动,伸出长舌头连连舔舐夏侯的脸蛋,一时间夏侯的脸上血水口水乱飞。
这貔貅的智力惊人,虽然不会说话,可是其他方面并不比人类的孩子差。
夏侯低声叹息了一声:“天地良心,我是真心话。
按照我上辈子的审美观点,要我在这里娶一个‘能干’的女人,我宁愿自宫了做太监。”
眼角余光在路边扫了一眼,那火狐大叔家的阿姆正朝着夏侯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身高一米九以上,身形有如狗熊的火狐家阿姆轻松的,把石轱辘给抓了起来,对着一块石板上的粟子就是一通乱砸。
地面微微的颤抖,那粟子成功的变成了粟粉,可是那石板也变成了石粉。
火狐家的阿姆‘呵呵’的笑起来,无比兴奋的抓起一个陶罐,把那粟粉连同石粉一骨碌的抓了进去,带着陶罐进去做晚饭去了。
临进门,那阿姆却突然惊醒,回头朝着夏侯再次露出了无比‘憨’厚的笑容:“貅,貅家的阿一,来我家吃饼。”
嘴巴张开出,火狐家的阿姆一口锋利的牙齿上,依稀还挂着几丝鲜红的肉筋。
夏侯吓得抱着白一通乱跑,气喘吁吁跑回了自己家里。
他浑身哆嗦着,抱着白毅然发誓道:“白,放心,我最疼你不过。
就算我终身不娶,我也绝对不会让我阿爸扒了你的皮。”
白那个感动啊,无比亲昵的用脑袋在夏侯的怀里蹭了几下,把一头的‘猪’大粪全蹭在了夏侯的胸口上,自己一个虎扑,已经扑到了火坑边,眼巴巴的看向了陶土罐里面的肉汤。
那边,貅正在用那柄大砍刀一通乱砍,把箭齿兽和巨猪劈成了一条条的肉块,用树枝串了起来挂在了屋檐下。
又有几块肉被阿姆拿了进来,就着火坑的大火烧烤。
村子里到处都冒起了炊烟,到处是烤肉和肉汤乃至粟饼的香味。
过了一阵子,就有大汉们从自己的木屋走了出来,把今天所得的猎物中的一半,用树枝穿好后送到了巫所居住的石屋。
于是,巫的石屋内也冒出了缕缕炊烟,只是那烟的颜色极其古怪,总是带着各种稀奇的颜色。
趴在窗台上,看着巫的石屋烟囱内冒出来的五彩烟气,夏侯有点恶毒的嘀咕道:“吃,吃,吃,尽管吃!
肉汤和烤肉里都放了蝎子蜈蚣,总有一天吃死你这个老骷髅。”
一根粗大的木柴带着风声被砸了过来,准确的命中了夏侯的屁股。
貅端着一个两尺见方的陶土罐子,大声的吼叫起来:“阿一,过来,吃东西!
吃,多吃,多吃肉,吃肉了才有力气!
快点!”
端起那足足可以容纳十几斤肉的陶罐往嘴里倒了一通,貅的手伸向了那两寸厚、尺许见方的粟饼:“快点过来,吃东西!
吃,多吃,粟饼也要多吃,否则解不掉油腻会生病的。”
一口尺许见方的陶罐和半块粟饼被阿姆放在了夏侯的面前。
貅一边打着饱嗝一边含糊的说道:“吃,吃,快吃。
今天吃不完这么多东西,我揍你。”
夏侯仰天叹了一声,愁眉苦脸的,把整个身体都差点埋进了那口陶罐,大口的吞咽起来。
“爆食,天啊,二十一世纪,就算是宠物也不会遭受这样的虐待啊。
这个世界的婴儿,成活率真的有这么高么?”
满天的星辰闪烁,天空没有月亮。
清冷的薄雾笼罩了整个村子,远处的林子里传来了牙狼凄厉的嚎叫声。
夏侯坐在二楼的屋顶上,眯着眼睛看着天空的星辰,一丝丝土黄色的气流渐渐的融入了他的身体。
白嘴里叼着一根大骨头,嘴角挂着一大摊口水,躺在夏侯腿上睡得正好。
村子里,到处都是男人和女人粗重的声音。
最后,伴随着无数声漫长的嚎叫,村子终于恢复了平静。

小说《巫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章节目录

推荐小说

诸天我为帝(陈少君谢川)网络热门小说_最新全本小说诸天我为帝(陈少君谢川) 阅读免费小说至尊仙帝在都市秦易秦易苏沐夏_至尊仙帝在都市秦易(秦易苏沐夏)小说免费完结 开局签到泰山之巅,震惊天下全文免费阅读陈渊武帝热门完本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开局签到泰山之巅,震惊天下全文免费阅读(陈渊武帝) 全本完结小说至尊仙帝在都市少爷(秦易苏沐夏)_至尊仙帝在都市少爷(秦易苏沐夏)完本小说 全文免费阅读我会修仙以后免费读(秦飞秦祖)_我会修仙以后免费读(秦飞秦祖)免费小说大全 龙王殿第三季(陈默郑元昊)免费小说推荐_最热门小说排行榜龙王殿第三季陈默郑元昊 最新热门小说江小臣苏若初几个老师江小臣苏若初_江小臣苏若初几个老师(江小臣苏若初)完本小说阅读 热门网络小说宁尘许舒颜小说叫什么小说名字(宁尘许舒颜)_宁尘许舒颜小说叫什么小说名字宁尘许舒颜在线阅读免费小说
排行榜
  • 免费小说大全签到系统:最牛侦察兵陈渊周海_签到系统:最牛侦察兵陈渊周海免费完结小说
    签到系统:最牛侦察兵

    作者 : 燕草

    网文大咖“燕草”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签到系统:最牛侦察兵》,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武侠修真,陈渊周海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方团长对陈渊的情况还是非常清楚的,起初还以为自己捡到宝贝,可惜自己看走眼了。楚国一听急了,道:“团长,不能这样啊,他在演习中做得已经很好了,陈渊他……”突然旁边一个带着几分戏谑的声音响起:“楚班长,你还没睡醒?你们最精锐的主力已经被我们干掉,还奢望一条漏网的咸鱼翻身啊?”楚国和周海眉头皱起,转头朝...

  • 免费小说笔趣阁总裁今天求复合了吗?孟晓杨易_总裁今天求复合了吗?(孟晓杨易)最新免费小说
    总裁今天求复合了吗?

    作者 : 黎深深

    小说《总裁今天求复合了吗?》,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孟晓杨易,也是实力派作者“黎深深”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孟晓摇头,李若溪在她这里无足轻重,事情的根本问题还是在杨易和她。他不够相信她,她又太过相信自己。李若溪能够明目张胆,完全是杨易给的底气。“我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你骨子里仍然轻视我,镯子是这样,旗袍也是这样,明明只是一句话的事,可你就是不相信我有这个能力可以和你一起解决……”“……你总说拿别人东西会被...

  • 完本小说免费阅读拜师后,我成了神仙预备役(柳玲玲杨毅云)_拜师后,我成了神仙预备役柳玲玲杨毅云免费完本小说
    拜师后,我成了神仙预备役

    作者 : 上殿

    《拜师后,我成了神仙预备役》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柳玲玲杨毅云,《拜师后,我成了神仙预备役》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武侠修真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杨毅云的坚持和不放弃终于得到了回报,当第六份的时候,掌握了火力大小和加水的计量,熬炼成功。看着锅里凝结的浓浓药汁,杨毅云终于露出了微笑。现在只要等着将药汁散冷,用真气凝结就成功。将电源关掉,杨毅云松了口气...

  • 完本小说免费阅读人在都市,开局继承龙王之位楚秋楚松柏_人在都市,开局继承龙王之位楚秋楚松柏热门网络小说推荐
    人在都市,开局继承龙王之位

    作者 : 生的平凡

    经典力作《人在都市,开局继承龙王之位》,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楚秋楚松柏,由作者“生的平凡”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而当第三个,第四个,甚至更多的蟹笼接二连三的出水的时候,三人直接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卧槽,这这,这也太多了吧?真的碰到了蟹群?!”“爆笼了!爆笼了!”“绝逼是爆笼了!”“出海这么多年,这还是头一次遇见螃蟹爆笼的情况,太罕见了!”“牛逼!”看着一笼笼的大花蟹,三个人激动的大喊大叫,对楚秋佩服的五体投地...

  • (江尘白绫薇)被吸血三年,仙帝觉醒了_《被吸血三年,仙帝觉醒了》全本阅读
    被吸血三年,仙帝觉醒了大结局

    作者 : 洛雷

    网文大咖“洛雷”大大的完结小说《被吸血三年,仙帝觉醒了》,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武侠修真,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江尘白绫薇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战鸣震惊无比。许少煌向前迈出一步,得意洋洋的说:“林老狗你还不知道吧,我师父已经成功突破先天化境,强势跨入宗师之列!”祖孙俩再次震惊!古武者根据实力不同,分为六个等级,分别是明劲、暗劲,化劲,宗师,泰斗和武神。武神属于传说中的境界,现实里几乎没有人能够达到。明劲和暗劲都属于后天境界,达到化劲便成就先天之境。......

  • 一斤米上万,你管这叫扶贫对象?(李修闲周小呆)免费小说全文阅读_全本免费完结小说一斤米上万,你管这叫扶贫对象?(李修闲周小呆)
    一斤米上万,你管这叫扶贫对象?

    作者 : 随笔写风

    小说叫做《一斤米上万,你管这叫扶贫对象?》是“随笔写风”的小说。内容精选:”好在此时王老轻笑一声,出言提点了一声。“你们可有下发过通知,要村里迎接?”小李摇摇脑袋,有些莫名其妙。“上个山都那么难,还提前通知?要通知也得有这村的联系方式啊,咱有么?咱没有哇!”旋即,王老白了他一眼。“这不就结了?村民自发组织说明啥?说明县领导治理有方,百姓深感其德啊!你这厮怎么混体制的啊?榆...

  • 完结小说推荐天地良缘(王嘉怡李彩儿)_天地良缘王嘉怡李彩儿完结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天地良缘

    作者 : 辣椒王

    叫做《天地良缘》的小说,是作者“辣椒王”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武侠修真,主人公王嘉怡李彩儿,内容详情为:也是在金缕束甲亮相的一刹那。何君羡口袋里的那个金砭如意串,就瞬间发烫。烫得他‘啊嘶啊嘶’,把东西丢到水杯里才消停。现场宾客一片寂静,都伸长脖子在看石棺里的东西...